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un小說 > 曆史 > 帶著相公來種田 > 帶著相公來種田第2章  第2章

帶著相公來種田 帶著相公來種田第2章  第2章

作者:青花蘇蘇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8:32 來源:um5

《帶著相公來種田》 小說介紹

名字是《帶著相公來種田》的小說是作家青花蘇蘇的作品,講述主角衛喜姐佟紫英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帶著相公來種田》 第2章 免費試讀

雖有某種活不出的感觸,可人吶,終歸是要活下去的,不是麼?不可以再誒聲歎氣兒抱怨社會下了,懷戀原來的世間,於事兒無補,還不若做些有用的事兒呢。

譬如,要怎填飽自個兒的肚兒。

“姐,驢子奪了小妹的冬棗兒!”

不曉的啥時候,雙生子小弟狗兒又叫喊起來,跟六弟驢子拉扯著乾起架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1歲的小妹兒幺姐邁著趔趄的步伐在一邊兒放開嗓子大哭,好像非常忿怒似的,還揮動著肉乎乎的小拳頭。

喜姐的孃親華氏在石井邊洗衣裳,瞧著這邊兒的響動,不禁大叫道:“喜姐,你在發什麼呆,瞧著點你小弟小妹!你們這幫小兔崽兒,怎那般不要人省心!”

喜姐把堵住耳朵的手掌放下,滿麵“我怎這般命苦”的神情。

這幫小兔崽兒,你曉得一幫小兔崽兒煩死個人,你還生生生拚命的生!全都說古時候婦人生孩兒是便是在地府門口走一遭,她娘怎生孩兒跟下蛋似的容易呢?

作為半大不小,須要為家中這幫弟妹操碎心的四姐,喜姐一個頭倆大。

上一生不自覺的,這輩兒子,真真是深切地體會到了社會主義的那好政策!

倘若還有契機可以回去,她必定要一篇論文,便喊:論計劃生育的要緊性!

親們,晚婚晚育,優生優育,少生少育,從你我作起,從細節作起!

便在喜姐走過去奪過冬棗兒,把倆乾架的小弟分開時,一幫小娘子熙熙攘攘地從院兒門邊走過,看見裡邊的情景,有倆仨扯著同伴停下來,滿麵譏嘲地瞧著喜姐。

“真真冇出息,為個冬棗兒兄妹幾個打成一團了。”

“人家家原先便窮的叮噹響,一個冬棗兒夠吃上一日啦,爭奪亦是平常的!”

“誒唷,喜姐,你怎這般可憐?算啦我往後不欺壓你了,往後有吃餘下的玩意兒會分一點給你的。”

聽著這起個聲響,喜姐又一陣頭疼,不必想全都知道,她的幾個冤家小玩伴來啦。

不是假的冤家小玩伴,而是真真真的那類。

自然,這原先屬於曆史遺留問題,僅是這些許日子她又加深了罷了。

著實不是她不樂意跟小玩伴們弄好關係,而是這起個小玩伴著實是不可以忍。

喜姐安扶了小弟小妹,拍了下小嫩手兒轉臉瞧了她們一眼。

這幫小娘子有七八人,年歲從五歲到十歲不等,有比之她大的亦有比之小的,她們的穿戴在她看起來,仍舊是小山莊小女娃兒的土炮妝扮,可是不的不坦承的是,人家雖土炮,可穿的也比之她好上太多了,至少冇啥補丁兒,尺寸啥的更是合身的!

誒,這村莊中,大約找尋不出比之她家還窮的人家啦!

再回感懷歎氣兒,她此是造了啥孽唷!

看見喜姐僅是淡微微地瞧了她們這邊兒一眼,便轉過頭要離去,那幾個小娘子全都給她這類“愛搭不理”的輕蔑態度給氣兒壞啦!

這死丫頭片子片子,先前邊對她們,曆來是亦步亦趨哭哭啼啼,連大氣兒全都不敢出的模樣,打從十幾日前開始,便彷彿變了個人似的,敢直麵她們跟她們乾架了,更是為出格的是,對她們的態度總而是愛搭不理,涼涼淡微微,一副多了不起的樣子!

這怎可以?她衛喜姐這村中最是窮的丫頭,怎可以用這般的態度對待她們?這應當是她們對待她的態度纔對呀!

尋思起這些許,當中仨跟喜姐最是不對付的小娘子一肚兒火,對瞧一眼,喊住了她。

“衛喜姐,你啥態度?”

“亨,她可以什麼態度?鐵定是見著咱全都不敢瞧一眼唄,窮酸樣子。”

“喜姐呀,我們要去小清河畔野遊吃午餐,你要不要一塊呀?對噢,你也拿不出啥的像樣的食物兒,總不可以又來噌吃噌飲罷?”

“咯咯咯,你們便不要再損人家了,人家還要照料一幫小弟小妹屙屎尿尿,午餐講不定全都冇的吃,哪兒能跟隨著咱去玩耍呀。”

......

原先要走開的喜姐,聽著她們難聽的話,禁不住蹙起了眉角。

她真真是不明白了,一幫七8歲的小屁娃,怎便有這般多心眼兒?不便是比之人家生活過的好些嘛,怎便拚命地覺的自己居高臨下啦?同樣全都是這小山莊的小屁孩,自我感覺不要過於良好噢!

“你們有事情麼?冇事兒應當乾嘛乾嘛去,此是我家地界,不要老在這兒占地兒。”喜姐折身走過去,對她們淡微微地說。

想她一個三十歲的成熟魂魄了,著實不稀的跟她們計較,可她們著實是太煩人了。

“衛喜姐,你好大的性子!竟然敢對我們這般講話!”

張口講話的是個穿戴嫩青荷色小布襖兒,繫條洋紅的裙,梳小丫頭常見的雙螺鬟的小娘子,她喊汪小紅,是這大蔥村裡正家的小閨女,隻比之喜姐大上1歲罷了,可脾氣兒卻是是一向的嬌蠻霸道,大約亦是由於裡正家是村中乃至整個南蔥嶺這片最是富足的人家,她又是他們家的閨女,打小給諸人捧著長大,自然而然便有某種天生的優愈感。

“這死丫頭片子片子性子漸長,莫非她家最為近食糧要豐收啦?不必跟隨在我們腚後麵要吃的啦?”

這講話的,是汪小紅的小堂妹汪小翠,跟喜姐一般大,同樣亦是個伶牙俐齒的主兒。

“怎可能?我可是聽我娘講了,今日秋收,收成最是不順意的便是她家了,估摸又要鬨災荒,過冬時不要要村中人家全都接濟纔好唷!”

當中一個個身小巧的,穿滿身粉底青襖衣裳的娘子同樣滿麵譏嘲地瞧著喜姐家破敝的院兒說。

這位是村東麵柳婆孃家小閨女柳墜兒,她娘是個厲害的媒人,管著周邊十裡八鄉的婚嫁,嘴兒自然而然是厲害的不的了,養出來的閨女也一個樣子。她家在村中雖講不上多富足,可也比之喜姐家好上很多,再加之曆來討好著裡正家的兩個閨女,因此也曆來有某種居高臨下的高貴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