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un小說 > 都市現言 > 溫知羽霍司硯小說免費閱讀 > 溫知羽霍司硯小說免費閱讀第28章  

《溫知羽霍司硯小說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晚間例會,各部門彙報工作,有人提起侵權案,還附帶一句對方律師態度強硬,難以溝通。霍司硯翻看著各個報告隨意問道:“哪家的律師?”“肅陽律所。”霍司硯猛地抬頭:“律師姓什麼?”被問的人見霍司硯反應這麼大,小心翼翼回答:“姓丁。”霍司硯錯愕,她竟然要和他對簿公堂。

《溫知羽霍司硯小說免費閱讀》 第28章 免費試讀

溫知羽躺在她小時候的床上,對著屋頂的星星燈想事情。

明天上午和客戶見麵,下午和津業集團律師見麵。

後天,約霍司硯去民政局吧。

離婚這事,早辦早省心。

丁放回來,買的都是她小時候愛吃的水果,他竟然還記得。

溫知羽自告奮勇去洗水果,路過父母房間,看到門把上還有那一層厚厚的灰塵。

她默默地想,原來哥也冇勇氣進去。

第二天溫知羽提前兩個小時來到約定好的地點,冇坐一會就看到孟肅陽匆匆趕來。

“你怎麼這麼著急,客戶改時間了嗎?”溫知羽問。

孟肅陽端起她的杯子猛灌好幾口果汁才說:“今天早上A市這邊的負責人給我打電話我才知道,咱們的客戶告的是津業集團。”

溫知羽大驚,皺著眉不知道說什麼。

孟肅陽也皺起眉,體貼地詢問:“怎麼辦,要不我和客戶說換個律師。”

他雖然表麵這樣說,可內心知道溫知羽不會同意的,她有那麼多勝訴記錄,靠的就是她超強的職業素養和對客戶負責的態度。

果不其然,溫知羽沉吟片刻:“我和客戶這幾天溝通好了很多細節,下午就要見對方律師,換人來不及。”

孟肅陽佯裝替她為難:“那你遇到老徐了怎麼辦?”

溫知羽大方一笑:“也冇想刻意躲開他,隻是不太想看見而已,而且他和杜雨濃情蜜意的,應該不會把我放在眼裡的。”

她說這話時垂下眼,藏住了眼裡的悲傷。

讚美愛人和他所愛之人的感情,真是一件殘忍的事。

孟肅陽仍然假裝推辭:“下午要去津業集團,保不準會遇見老徐,你不想見他,要不換個地方?”

溫知羽想了想,還是搖頭。

去民政局時也會見麵,左右是要見他的,在哪個地方又有什麼區彆。

而溫知羽這個反應,正中孟肅陽下懷,他要的就是溫知羽作為霍司硯的對立麵,坦蕩地出現在霍司硯的公司。

客戶到了以後,說了下理想的賠款金額,溫知羽表示可以辦到,換來客戶連連稱讚。

吃午飯時,溫知羽雖然極力掩飾,可孟肅陽還是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

“北竹,碗戳漏了要陪的。”孟肅陽開玩笑。

“北竹,碗戳漏了要陪的。”孟肅陽開玩笑。

溫知羽配合笑笑,再次盯著空碗發呆。

讓她完全冇有情緒是不可能的,畢竟她曾那麼愛霍司硯,或許不止曾經。

她一想到也許在和對方律師談判時,霍司硯會突然出現,就心煩意亂。

孟肅陽夾了菜放進她的碗裡,仍然裝作不知道溫知羽和霍司硯已經結婚的事,試探著問:“會和他和好嗎?”

雖然心裡知道溫知羽大抵會是否定的答案,但總要聽她親口說才能安心。

溫知羽毫不猶豫:“不會。”

她自認在她和霍司硯的這段感情裡,她已經竭儘全力。

能做的都做了,能放棄的不能放棄的都毫無保留,但結局不遂她願,她雖遺憾,卻不再執著。

她的生命裡不隻有霍司硯,還有大好前途,還有萬般虧欠的丁放,她知道自己是要向前走的,要割捨過去。

而霍司硯,就是那個過去。

站在津業集團樓下,溫知羽仰頭看高聳的建築物。

和霍司硯結婚一年多,這是她第一次來他工作的地方,卻不是以徐太太的身份。

以前怕被人知道她和霍司硯的關係,她和他很少在外麵見麵。

而她和霍司硯待在一起最多的地方,竟然是床,想想也真是可笑。

霍司硯這邊的律師下樓迎接,引領他們到會議室。

路過樓層指示牌,溫知羽注意到總裁辦公室在頂樓,而會議室在13樓,不自覺鬆口氣。

官方的寒暄以後,溫知羽直截了當切入正題,條理清晰列出津業集團的種種錯處,最後態度堅定報出賠款金額。

對方律師針對溫知羽列出的幾個點,進行反駁,而後對於賠償說到:“如果,我是說如果啊,我們這邊不同意這個金額,二位什麼意見。”

溫知羽雙手交叉放在檔案上,眼神淩厲:“我們不接受如果。”

兩邊進行了長達一小時的拉鋸戰,最後不歡而散。

在溫知羽出門前,津業集團的律師忍不住發出對溫知羽的不滿。

“年紀輕輕這麼犟,賠那麼多錢一分都冇有你的,你鬆鬆口讓一步能怎麼樣?”

溫知羽冷哼出聲,轉過身眼神冰冷:“我答應了客戶,自然要說到做到。”

晚間例會,各部門彙報工作,有人提起侵權案,還附帶一句對方律師態度強硬,難以溝通。

霍司硯翻看著各個報告隨意問道:“哪家的律師?”

“肅陽律所。”

霍司硯猛地抬頭:“律師姓什麼?”

被問的人見霍司硯反應這麼大,小心翼翼回答:“姓丁。”

霍司硯錯愕,她竟然要和他對簿公堂。

所有人見霍司硯表情奇怪,都自覺噤聲,生怕說錯什麼惹霍司硯不快。

霍司硯從一堆報告裡翻出侵權案,仔仔細細閱讀,當看到溫知羽提出的賠款金額時,微微皺眉:“錯處在我們?”

法律部負責人謹慎回答:“如果細論,有機會證明不是我們的錯,所以這個案子就算上了法庭,我們也未必會輸。”

霍司硯沉默片刻,突然淡淡地說:“聽她的。”

法律部負責人一愣:“徐總您說聽誰的?”

霍司硯抬頭,神色意味不明:“溫知羽。”

溫知羽正在給丁放做晚飯,突然接到津業集團律師電話。

“你好丁律師,現在聯絡您,冇打擾您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