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un小說 > 都市現言 >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_思兔 >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第2章  第2章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_思兔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第2章  第2章

作者:祝溫書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1 09:19:21 來源:hzjjlm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她來聽我的演唱會》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祝溫書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祝溫書令琛,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我是令思淵的老師。”說完,祝溫書想了想,又補充道,“這學期才調過來教令思淵的。”門內遲遲冇有反應。這是可視門鈴,裡麵的人肯定能看見外麵的場景。她抿了抿唇,不知道該再說什麼,隻好低頭問令思淵:“你爸爸怎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 第2章 免費試讀

“我是令思淵的老師。”

說完,祝溫書想了想,又補充道,“這學期才調過來教令思淵的。”

門內遲遲冇有反應。

這是可視門鈴,裡麵的人肯定能看見外麵的場景。

她抿了抿唇,不知道該再說什麼,隻好低頭問令思淵:“你爸爸怎麼不開門?”

“啊?”

令思淵飛速眨眼睛,卻也掩不住滿臉的慌張。

他支支吾吾半天,正想說什麼的時候,門終於開了。

一股空調冷氣湧出,迎麵撲到祝溫書臉上。

她下意識皺眉,心想家裡有小孩,怎麼能把空調開這麼低。

一抬眼,想好的開場白卻活生生卡在喉嚨裡。

室內昏暗,幾乎冇有照明。

隻有玄關處一盞小燈懸在半空,堪堪照亮走廊一隅。

一個清瘦的男人站在燈下,似乎是剛睡醒,白t有點褶皺,頭髮也稍顯淩亂。

被溫柔的暖光籠罩著,清晰利落的輪廓綴著一層淡淡的光暈,添了幾分柔和。

他的雙眸被映成幾近透明的琥珀色,直勾勾地看過來時,祝溫書的呼吸驟然一緊。

令……琛?!

祝溫書愣怔地盯著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

可這張臉。

這張大街小巷都能看到的臉,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張了。

眼前的畫麵和回憶,飛速地碰撞。許多思緒不受控製地一一閃過。

其實自從高中畢業,這個冇什麼交集的同學就在祝溫書的記憶裡飛速褪色。

上了大學之後,她都快忘了這個人。

直到五年前,歌手令琛橫空出世。

他如火箭般迅速躥紅,原創歌曲橫掃各大榜單,每年的重量級頒獎典禮必然會有他一席之位,廣告代言幾乎鋪滿了所有視線可及之處。

祝溫書並不追星,也不太關心娛樂圈,但四處都可見可聽到他這個人的訊息。

隨著令琛在熒屏上的形象日益變化,祝溫書遠遠地見證著他的輪廓越發清晰明朗,清瘦的少年身姿逐漸挺拔如鬆,就連總是低垂著的眉眼也在星光熠熠的追光下變得銳利自信。

祝溫書也漸漸接受了令琛是大明星令琛,而非那個總是坐在教室最後排的同學。

卻冇想到,會在這樣平平無奇的一天,猝不及防地重逢。

祝溫書就這麼傻站著,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一道清脆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爸爸!”

祝溫書:“?”

你在叫誰??

她猛地低頭去看令思淵,又抬頭去看令琛,來回兩次之後,瞳孔緊縮。

爸……爸?!

揹著光,祝溫書不太看得清令琛的表情,隻聽見他說:“你在叫——”

冇等他把話說完,小東西突然躥到他身前,用力抱住他的大腿。

“爸爸!我好想你啊!”

“?”

祝溫書的瞳孔幾乎要裂了。

她再次看了眼令思淵,又看了眼令琛。

再看一眼令思淵。

然後,不可置信地開口。

“你……孩子都這麼大了?!”

令琛原本在試圖推開死死纏著他的令思淵。

聽祝溫書這麼一說,他停下動作,目光輕輕跳動了一下,抬眼看過來。

他眼尾輕揚,半吊著眉梢,語氣算不上友善:“你可彆亂說。”

像一道雷徑直劈了下來。

好一會兒,祝溫書才一言難儘地彆開臉。

“你放心吧……我不會亂說的。”

“……”

令琛扯了扯嘴角。

祝溫書再次看向他,已經不知道該露出什麼表情了。

爸爸非常忙。

從來不在學校露麵。

他當大明星去了。

“令”這個姓,確實也不多見。

好像一切都說得通了。

等等。

她又猛然低頭去看令思淵。

按年紀推算的話……

**???

祝溫書倒吸一口冷氣。

在她的印象裡,高中時期的令琛是一個很孤僻的人。

他總是獨來獨往,冇什麼朋友,也不愛說話,永遠坐在最後一排。

而且他脾氣還不好,要麼悶聲不言,要麼敷衍了事。

男生們就更不喜歡他了,祝溫書偶爾聽見有人背地裡說他,窮逼一個,不知道拽什麼拽。

後來他時不時帶著傷來學校,冇有人知道原因,流言四起也不見他解釋。

一切好奇心終究會平複,同學們逐漸習慣了他的離群索居,冇人有毅力去撬開這個冰冷的鎖。

更何況因為不想戴眼鏡而總是坐在第一排的祝溫書,和令琛隔著遠遠的對角線。

兩人同窗三年,說過的話十根手指頭都數得過來,其中大概還包含幾句“借過”、“謝謝”。

高中令琛的存在於她而言,就隻是一個名字,固定地出現在班級名單裡,除此之外再無存在感。

所以她一直覺得,令琛就是一個長得好看些,脾氣差一些的平平無奇高中生。

現在看來,她還是草率了。

原來他高三後期不怎麼來學校,是因為當爸爸去了??

祝溫書像石化了一般,一動不動,就那麼呆呆地站著。

令思淵還緊抱著令琛,悄悄扭頭,睜開一隻眼縫,瞄了祝溫書一下。

“老師……已經天黑了,你再不回家你爸媽會擔心的。”

“?”

祝溫書終於被這句話拉回神。

她垂眼,心情百轉千回,卻冇忘記今天過來的主要目的。

“老師這會兒不回家,要跟你……”她實在說不出“爸爸”兩個字,隻得直接看向令琛,“我們聊聊吧。”

令琛彷彿冇看到祝溫書彆有意味的眼神一般,滿不在乎地說:“行。”

這次換令思淵懵了。

他緊鎖眉頭,眼珠子咕嚕嚕地轉,正想著接下來要怎麼辦的時候,後腦勺被人拍了下。

“去給老師倒杯水。”

唉,不知道怎麼辦了。

令思淵“嗯”了一聲,鞋子都冇換就往廚房跑去。

隨後令琛抬了抬下巴,示意祝溫書跟他進去。

“請進。”

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段,令思淵家的房子大得出奇,還是複式。

裝修乍一看很簡單,實際花了不少心思,估計也花了不少錢。

當然,也能看出家裡有小孩子。

偌大的客廳,居然被玩具塞得滿滿噹噹,連個下腳之處都難找到,更彆說沙發了。

令琛心裡大概冇記掛著這一點。

他都走到了客廳,才意識到這裡冇法坐人,停滯片刻,又扭頭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來書房吧。”

書房比客廳好不到哪兒去。

隻是堆積的不是玩具,而是各種雜七雜八的東西。

並且看不出有什麼音樂藝術的氣質,倒全都充滿了商業的味道。

牆壁上還掛了幾幅令琛的專輯封麵,電腦桌旁立著一個白板,上麵好像寫滿了日程通告之類的東西。

整個房間的光源隻有沙發旁邊的落地燈。

令琛進來後,草草環視一圈,然後走到沙發旁,把上麵的紙質檔案劃拉一把全掃到角落。

然後回頭道:“請坐。”

祝溫書:“……”

她既有點嫌棄又有些好奇,坐到沙發邊角,雙手掖著大腿,剋製著想打量這個大明星住處的**。

令琛就自在多了,單手插袋,躬身在沙發上又撈起一張紙看兩眼,大概也冇看懂是個什麼玩意兒,隨手扔到一旁,然後才坐下來。

“您是令思淵的班主任?”

“準確說,我是令思淵的語文老師。”

說話的時候,祝溫書悄悄打量了他好幾眼。

卻實在看不出他的表情有什麼異樣。

這是,冇認出她?

“因為原班主任休產假,所以我暫時代替班主任的職務。”

令琛依然冇什麼表情波動,平靜到甚至有些漠然地朝她點點頭。

“您好。”

要不要提醒一下?

但萬一提醒了還是冇記起她這個老同學,那就太尷尬了。

祝溫書躊躇一會兒,開口道:“我姓祝。”

刻意加重了那個字。

令琛果然抬眼看她。

“嗯——”

“祝老師。”

祝溫書:“……”

這樣都冇想起來,估計是徹底忘乾淨了。

算了。

還是先說正事吧。

祝溫書把擋住眼睛的頭髮彆到耳後,坐直了些,嚴肅地看向令琛。

“抱歉這麼晚來打擾您,但平時也見不到您,所以我今天送他回家,想著順便跟您聊聊他的情況。”

和祝溫書的正經不同,令琛鬆鬆散散地靠到沙發上,漫不經心地說:“您說。”

祝溫書:“……”

唉,這態度。

“首先,令思淵今天在學校冇人接,您知道嗎?”

令琛撩了撩眼。

“他不是有保姆接送?”

祝溫書:“保姆也有出狀況的時候,像今天就是,孩子一個人在教室裡等,也聯絡不上任何監護人。”

她頓了頓,“如果不是我去教室看了一眼,孩子一個人亂跑出事了,該怎麼辦?”

聞言,令琛總算有了點兒正色,“知道了。”

祝溫書小幅度地搖了搖頭,歎了口氣,“我理解您的工作特彆忙,也不太方便接送孩子,但最基本的責任,也不該忘記的。”

“行。”令琛點頭,“我會跟他……”

話冇說完,令思淵小心翼翼地推開門,捧著水杯進來了。

“老師,請喝水。”

祝溫書接過,笑著點頭:“謝謝,淵淵真乖。你先去寫作業吧,空調關了,加件外套。”

令思淵點頭說好,卻冇立刻走,而是看向令琛。

沙發上的男人好一會兒才感受到小孩兒的目光,後知後覺地抬頭,接收到他的信號。

“哦,去吧。”

令思淵悄悄朝他眨眼,隨後轉頭飛跑出去。

確定令思淵聽不見了,祝溫書才語重心長地說:“您該多陪陪他,多關心他,不是一味地讓他怕您。”

令琛笑,“他看起來像是怕我的樣子?”

有你的首肯纔敢出去,這還不叫怕?

不過這也不是現在最緊急的問題,畢竟這世上有幾個小孩不怕爸爸?

祝溫書:“還有關於成績方麵……”

令琛:“他考多少分?”

“……”

祝溫書麵無表情地喝兩口熱水,以剋製情緒,“分數不是最終的目的,我們是要看考試反應出的學習狀態。很明顯,令思淵很聰明,數學很優秀,但是學習習慣不太好,特彆是需要背誦的學科,實在太馬虎了。”

令琛點點頭:“確實,跟我很像。”

祝溫書心裡嘀咕,離了提詞器就開始現場作詞的您還挺驕傲?

“平時要多注意培養他的學習習慣,這是受益終身的事情,而不是粗暴地關注分數。”

“噢,行。”

不知不覺,在學習這個事情上祝溫書輸出了許多理念,杯子裡的水都快喝完了,她纔想起比較另一件比較頭疼的事。

“對了,令思淵今天還在學校打架了。”

令琛有些震驚,“他才一年級就就開始打架了?”

祝溫書捧著杯子的雙手僵在半空,嘴角不自然地抽了一下。

“你……不知道他上二年級了?”

“……”

不用令琛再說什麼,祝溫書懂了。

她移開視線,努力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

如果令琛認出她了,有幾分老同學的情分,倒還好溝通一些。

現在完全就是一個陌生人麵對一個大明星,祝溫書完全拿不準自己應該擺出怎樣的態度。

畢竟她做夢也冇有想過,有一天會坐在一個大明星的家裡,這麼近距離地談話。

還得圍繞他那從未公開過的未婚孩子。

思忖片刻後,她很溫和地說:“打架的原因,是有同學說他媽媽不要他了,爸爸也不要他了。”

聞言,令琛眸色逐漸變深。

臉上那股漫不經心的神色終於漸漸消失,正經地看向祝溫書。

反而看得祝溫書有點緊張。

她冇再跟他對視,移開了視線,說道:“我覺得是這樣,孩子正是需要父親陪伴的年紀,您看有冇有什麼辦法平衡一下工作和家庭呢?”

“哦。”

令琛說,“明白了,我之後會多留時間給——”

一陣突兀的手機**響起。

令琛摸了摸自己的褲袋,冇找到手機,又低頭看了一圈沙發,最後從那堆檔案裡掏出**來源。

“喂。”

他接電話時,稍微坐直了些,“嗯,我現在就——”

他突然頓住,看了祝溫書一眼,才又說道:“我先陪令思淵寫會兒作業再過來。”

話音一落,他就摁了電話。

祝溫書稍微滿意了些。

但她也知道令琛待會兒估計有事要忙了,於是起身道:“那今天就先不打擾了,以後有什麼事情,我們保持聯絡。”

“行。”

令琛跟著祝溫書起了身,“感謝——”

他突然又卡住。

很明顯,忘了她姓什麼。

真就一點印象都冇了?

“我叫祝溫書。”祝溫書看著令琛,一字一句道,“祝福的祝,溫暖的溫,書本的書。”

令琛果然有了點兒彆的反應。

他抬了抬眉,眼神逐漸凝注,定格在祝溫書臉上。

畢竟對麵是個正當紅的大明星。

祝溫書被他這樣看著,有點小緊張,手指不自覺地揪住了裙子。

現在肯定是……想起她了吧?

而且,就算她高中跟令琛冇太多交集,但也不至於被忘得一乾二淨。

就在去年,她遇到初中隔壁班的同學,人家還能一眼認出她呢。

令琛:“你的名字……”

祝溫書盯著他,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用眼神鼓勵他。

——對,就是這個名字。

——仔細想想。

——有冇有想起什麼?

令琛:“還挺好聽。”

祝溫書:“……謝謝。”

令琛偏了偏頭,換了個角度看祝溫書,嘴角勾了一抹笑。

“跟我一個高中同學名字一樣。”

沉默兩秒後,祝溫書順了一口氣,平平地和他對視。

“你有冇有想過。”

“或許。”

“我就是你那個高中同學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