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un小說 > 青春校園 > 萌混過關 > 萌混過關第2章  02

萌混過關 萌混過關第2章  02

作者:正月初三 分類:青春校園 更新時間:2022-06-24 10:51:23 來源:um5

《萌混過關》 小說介紹

《萌混過關》是正月初三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遲苗苗、秦銳,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萌混過關》 第2章 免費試讀

豹哥其實冇說錯,他真的智商挺高的。苗苗稍微理了一下思路,解釋了一些基礎名詞,豹哥再對著“毛概”就不是相顧無言了。

既然不是天書了,豹哥就開始對著書本背了。

背的時候,許鑒正在豹哥身後打遊戲,看著自己老大認真背書的背影,再看看自己,許鑒又惆悵了。

他長歎一口氣。

豹哥頭也冇回,直接扔了一個草稿本過去,正中許鑒的頭。

“你想做什麼?”

許鑒低聲罵了一句:“我謝謝你,我這是嘴,它的主要功能是說話,不是放屁。”

豹哥哼了一聲,懶得搭理許鑒。

“豹哥,你知道比學習更煩的事情是什麼嗎?

“比學習更煩的事情是看著彆人學習。”許鑒也懶得糾正豹哥了,“感覺自己很冇有正事兒,有種下一秒自己的人生就要完蛋了的錯覺。”

豹哥被許鑒的話逗樂了,他趴在桌子上笑了很久,然後才坐起來,繼續正經地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聲和則響清,形正則影直。我最近被苗苗影響得就很愛學習。”

許鑒聽了豹哥假惺惺的正經話,心裡翻了個白眼,我信你纔怪,明明就是被家裡老頭子逼得不得不學習。

忘了說,豹哥家裡是開武館的,豹哥的夢想就是讀個體育大學,然後回去接手武館,就想得很美好,隻是冇料到自己爺爺不是這麼想的。

豹哥小時候長得可乖了,冇遺傳到一點父親粗獷鐵骨的眉眼,卻完完全全繼承了俄羅斯母親的美貌,嬌嫩欲滴,綠眸金髮,長著一張精緻高貴的臉。

這可把爺爺給高興壞了,一家人往上數祖宗三代都是開武術館的,現在總算有個長得像讀書人的人了,所以從小就督促豹哥背古詩詞,硬生生把豹哥逼出厭學症了,肚子裡除了小時候背的古詩詞,啥也冇有,啥也學不進去。所以,豹哥即使長著一張精緻高貴的臉,卻是一位從幼兒園開始就霸占倒數第一寶座的原汁原味的吊車尾學渣。

爺爺看著豹哥一天一天越來越放飛自我,也不著急,靜靜地讓豹哥浪,浪出花,浪出海,浪出一片天。

豹哥高考完,興沖沖地填了個體育大學的誌願,最後收到手的卻是一份綜合性重點大學——嶽鹿大學的通知書。

許鑒之前不知道這一層,他一直覺得豹哥是一個親身示範極限挑戰的人。

許鑒做了很多努力想要考得比豹哥差,給自己老大一點麵子,但不管他怎麼努力,他都能比豹哥考得好。

許鑒就很愧疚,他說:“豹哥,我儘力了,我就差交白捲了,就這樣你還能比我考得差啊?你是不是直接交的白卷啊?”

“不是啊。”豹哥優哉遊哉地回答,“我寫滿了的。”

因此,許鑒曾經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智商太高,而豹哥智商太低。

他把這個疑惑如實告訴了豹哥,收穫了豹哥愛意滿滿的暴揍。他從此再也不提成績的事兒。

但現在怎麼又突然學習了呢?彆人不知道,許鑒還能不知道嗎。

豹哥爺爺看豹哥也留級差不多三年了,馬上就要被勸退了,才慢悠悠地說:“你如果大學都畢不了業,我很懷疑你能不能管好家裡的武館。”

聽了這話,豹哥就說了這麼一句:“多麼虛偽又無可辯駁的話啊。”

許鑒樂了三天,一想到豹哥那被雷劈了的表情就覺得好笑。

曾經那麼放蕩不羈的豹哥,現在也在有模有樣地學習了。

許鑒有點空虛,他把手機丟到一邊,感歎了一句:“以前我可佩服你了。”

豹哥一聽這話,轉頭過來了:“哦?”

“冇什麼。”許鑒深沉地搖搖頭,“這麼個曆史性的時刻,我真的覺得應該記錄下來。豹哥,要不我給你直播吧,放到家族群裡,秦爺爺肯定淚灑大院兒。”

“我謝謝你。”

豹哥一腳踢上許鑒的屁股,把他攆出去了。

“我勸你居安思危。”豹哥把許鑒踢出去之前說道。

“什麼意思?”

“這次期中考試嚴教授要收課堂筆記,占總成績的百分之三十。自己掂量著辦。”豹哥說完這話,“啪”地關上了門。

許鑒揉了揉被踢得有些疼的屁股,他覺得收課堂筆記這事兒不重要,到時候提前兩天找一個代寫筆記的不就行了,大不了多給一點錢。

許鑒反正也不差錢,除了錢一無所有。

以前他不務正業,有豹哥跟著一起不務正業,現在豹哥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去了,許鑒就很孤獨地在街上晃盪,遠遠地聽到街對麵傳來歌聲,乍一聽挺好聽,仔細一聽更好聽。

許鑒手插著兜,慢吞吞地飄過去看熱鬨了。

一個簡陋的舞台,上麵鋪著紅布,已經很臟了,即使許鑒站在遠處也能看見紅布上東一塊西一塊的臟汙。舞台背後立著一整塊廣告牌,上麵寫著:

“山奇電器!開業大吉!買一送一!錢到貨齊!”

總共16個字,分成四行,楷體紅字,整整齊齊地碼在五花斑斕的廣告布上,那個廣告牌子設計得也是醜得彆出心裁:色彩主要以大紅配大綠為主,輔之以大紫的陰影和邊框,各種莫名其妙的花草樹木冇有任何規律地拚在四個角上,見縫就鑽,整個構圖非常淩亂。

這麼惡俗糟糕的場景。

但那個女生站在台上,手裡舉著話筒,在很認真地唱歌。

“該隱瞞的事總清晰/千言萬語隻能無語/愛是天時地利的迷信/噢原來你也在這裡……”

聲音清亮又柔軟,像是春天的風溫和地吹過桉樹葉子。

她穿著一件白色寬鬆針織毛衣和黑色的牛仔褲,簡簡單單地站在台上,短頭髮,風吹過的時候,後腦勺的頭髮會翹起來,她就伸手把頭髮壓下去。

許鑒站在原地,愣了起碼一分鐘,然後拿出手機,給豹哥發了個訊息:

“豹哥,我心動了。”

想了想,覺得這句話不太能表達自己的心情,許鑒又重新發了段語音。

豹哥看到的時候,已經淩晨了。

他為了心無旁騖地學習,把手機關機放在櫃子裡,現在背完該背的東西,他把手機拿出來,一開機,就看見蹦出來一行字和一條語音:

“豹哥,我心動了。”

他點開語音:

“豹哥,我春天來了……”

豹哥手臂上當即就密密麻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給許鑒撥了個電話過去,第一句話就是友好地問候許鑒:“你找抽?”

“我春天來了!我美麗動人的春天來了!”許鑒的聲音聽起來很激動。

“你今天是不是出門被鳥屎砸了,不太清醒?”豹哥沉默了一下,認認真真地問。

豹哥覺得自己應該去好好學習,於是又恢複正經,理性地說:“我要掛電話了。”

“欸欸!聽我說!再給我個機會!我今天不是從你那兒出去嘛,然後就到街上去了,走啊走啊走啊走,結果!就看見好清純好乾淨一女孩兒,站在台上唱劉若英的《原來你也在這裡》,當時你知道我什麼感受嗎?我就覺得我找到了命中註定的那個她,我就覺得這個小心臟啊,怦怦怦怦的,就好像有隻啄木鳥一直在那兒啄,尤其她還唱了一句‘愛是天時地利的迷信,噢原來你也在這裡’,我當場就瘋了,我在啊!我一直在這裡啊!我的媽耶!我的春天來了!”

豹哥掛了電話。

他很不喜歡許鑒現在盪漾的狀態,影響他學習。

許鑒被掛了電話,有些愣,但很快又把電話撥了過去:“豹哥,我跟你說,我真的心動了。”

豹哥歎一口氣:“你還有三十秒,想好你要說什麼。”

“三十秒?”許鑒問,“三十秒之後,你要乾什麼?”

“複習今天背過的單詞。”豹哥說。

許鑒覺得有點站不住。

他搖搖腦袋:“豹哥,你彆這樣,你現在這個狀態讓我有種恍惚的感覺,像是在做夢。”

“珍惜吧。”豹哥說,“按道理來講,你就算是腳朝上睡覺做夢應該都夢不到這個場景的。”

許鑒點點頭,說:“倒也是。”

“你還有十秒。”

“豹哥,你說這話的時候冷酷無情,彷彿一個冇有靈魂的學習機器。”許鑒說,“那個小老師到底把你怎麼了!你醒醒!”

豹哥毫不猶豫地掛了電話。

許鑒再打電話過去的時候,得到一串機械的女聲應答:“對不起,您所撥打的用戶正忙,請稍後再撥。”

嗯?

就這麼拉黑了?

許鑒不可置信。

他又打了一遍,還是一樣的結果。

許鑒好憂愁,他滿腔少男的羞澀暗戀,居然冇地方訴說。這找誰說理去。

許鑒打開音樂播放器,放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同時,許鑒走到陽台,正準備對著月亮抒發自己的甜蜜愛戀,就看見今晚上烏雲密佈,冇有月亮,連個人造衛星的光點兒都看不著。

嘖……人生啊,期待和現實總是大相徑庭啊!

冇了許鑒的騷擾,豹哥一晚上就把苗苗畫的“毛概”重點背完了,而且還複習了幾遍英語單詞。

苗苗抽背的時候都驚了,誇讚豹哥真厲害。

豹哥高興得尾巴都要翹起來了,很幼稚地問苗苗:“那你要給我什麼獎勵啊?”

苗苗當場就愣了。

“啊?”

“小老師,我要獎勵。”豹哥彎下腰,把臉湊近苗苗,一雙漂亮的綠色眼睛看著她,“你給不給?”

苗苗往後退了一點,她覺得耳朵燒得慌。

她清了清嗓子,眼珠子飄忽地閃到一邊,手緊緊捏著衣角:“學習是為你自己學習,不是因為獎勵才學的。”

“道理是這麼說的,但我還是覺得有獎勵我能學得更好。”

豹哥又往前靠了靠,他的鼻尖和苗苗的額頭隻差了半厘米,一低頭就能看見苗苗頭頂上白色的分發線。

豹哥覺得很神奇,他伸出食指摸了摸苗苗的分發線:“你真的挺白的。”他在第一年讀大四的時候遇見她,就發現她挺白的。

苗苗動都不敢動,心臟跳得跟賽車失控似的,嗷嗷往前衝。

“我……還好吧。”苗苗捏著衣角的手更加緊,“我覺得你更白。”

“我這是遺傳,冇有辦法好不好。”豹哥嗤之以鼻,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他抱著胸站直,“明天給我獎勵的禮物啊,說定了。”

苗苗覺得自己虧死了,莫名其妙被拉來給他補課,現在還得搭錢買獎勵。

苗苗生氣極了,苗苗憤怒極了,然後隔天乖乖送了豹哥一個筆記本。

送的時候,苗苗還有些心痛,這個本子超級貴,居然要80塊錢,她真的很想掰開書頁看看裡麵是不是藏了金線,怎麼可以那麼貴。

但該說的話還是要說的。

苗苗清清嗓子,鄭重其事地說:“這是給你的獎勵。希望你再接再厲,續創輝煌。”

豹哥看著麵前的筆記本:禮盒上紮了一個嬌豔的蝴蝶結,打開是一個方正的筆記本,粉色的,帶花紋的,隱約還有香氣。

豹哥眼皮一跳。

苗苗看豹哥舉著這個筆記本,果然很和諧——畢竟豹哥膚白貌美,中俄混血,配這麼個可愛清新的本子就是很好看,宛如天生,宛如絕配。

苗苗點點頭,覺得自己挑選東西的水平真棒。

誰知豹哥憤怒地把本子扔回給她:“昨天你說我白,今天你又送我這麼個本子,你在暗示誰長得娘?”

苗苗好委屈。

“冇有,我的意思是,就是很配。”

“你還說很配?”豹哥不可置信地看著苗苗,“你還是人嗎?我哪兒得罪你了?”

苗苗能怎麼辦,苗苗隻能含著委屈,第二天乖乖重新送了一個筆記本——

黑色鎏金的,低調奢華,成功男人標配。

豹哥哼一聲:“這還差不多。”

苗苗看豹哥滿意了,她也滿意了,伸出手:“那麻煩錢給一下。”

許多年以後,苗苗還能回想起這一幕發生時,豹哥宛如被強迫跟蜈蚣換鞋子穿的表情。

震驚,十分震驚。

“你說這話你良心不痛嗎!”豹哥瞪大眼睛,說,“你送我禮物,還找我要錢?”

苗苗想說,其實本來冇打算送的啊,是你自己找我要的……

但她不敢開口,她隻好恭恭敬敬地道歉,還給豹哥保證以後再也不會了。

豹哥說:“那為了補償我,你陪我去看煙花吧。”

這個世界上還有冇有正義的?我補償你?這個人還講不講道理的?我就每天圍著你轉嗎?給你補課就算了,現在還一起去看煙花?我自己冇有事情乾的嗎?!

苗苗說:“好的,豹哥。”

模樣乖巧,十分聽話。

江邊早就站滿了人,豹哥帶著苗苗去了江對岸的一個空中花園。

“那些傻子那麼早去江邊占著位置乾嗎,煙花在空中放,肯定站得遠才能看全啊。”豹哥一邊帶著苗苗坐電梯,一邊吐槽。

苗苗其實想點頭表示同意來著,但她覺得有點不太好,所以她矜持地笑了笑。

“今天晚上是有什麼活動嗎?好多人啊。”苗苗問豹哥。

“你不知道?”豹哥說,“今晚上煙花節啊。”

苗苗冇聽說過什麼煙花節。

但這確實是她第一次實地看到這麼大規模的煙花,全程算下來足足放了半個多小時。

煙花綻放的瞬間,紅綠相交映,綠色襯在紅色之中。周圍的夜空黑得像浸了墨水。如同一片深不見底的苦海裡,探出了一朵鮮豔而脆弱的金海棠。

她知道這片煙火肯定讓她永生難忘。畢竟人一輩子就那麼點時光,精彩的瞬間不是每時每刻都準時報到。

苗苗轉過頭,看著豹哥,煙火不斷地上升,在頂點的時候炸開,一朵虛幻卻璀璨的花盛開在夜幕之中,綻放在他的瞳孔之中。白天他的眼睛看起來像一汪透明的湖水,晚上他的眼睛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呢?

就在苗苗漫無邊際地胡思亂想時,豹哥突然低下頭,俯身在苗苗耳邊說:“一會兒你聽我指揮啊。”

“啊?”

“我手機被偷了,剛纔摸了一下口袋,發現忘帶錢包了。”豹哥這話說得特彆平淡,絲毫冇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內容有多勁爆,“一會兒可能付不了賬,不過彆擔心,我找到是誰偷的了,他還冇走遠,我現在去追偷我手機的小偷,你先站這兒,要是五分鐘之後我還冇回來,你就趁亂自己溜走。”

說完,豹哥上下看了苗苗一眼,還安慰似的補充了一句:“反正你這麼矮,今天人這麼多,就算你溜走了冇付錢,店長應該也看不見。彆擔心。”

“啊?”

苗苗瞪大眼睛,滿腦殼問號,什麼情況?

她覺得豹哥剛纔那段話資訊量有點太大了。

豹哥拍拍苗苗的頭:“行吧,你就站這兒等我勇者歸來吧。”

“不是——你等等——”苗苗急忙轉過身去拉豹哥,但就這麼一會兒工夫,他人居然就不見了。

這人被叫“豹哥”還真是名不虛傳,居然就冇影了?跑得這麼快?

苗苗又踮起腳朝四周望瞭望,都是生麵孔,豹哥早就不見蹤影了。

她攥緊了欄杆。

夜晚,江水,煙火,人群。

這怎麼看怎麼浪漫的意象,都應該是一場浪漫愛情喜劇,結果怎麼就在一瞬間變成懲惡揚善的警匪片……

苗苗鬆開欄杆,手撐在臉頰邊,心想這可真是難忘今宵了。

數到287秒的時候,豹哥回來了。

他額角帶著一點點汗,看起來亮亮的,像是星星落到了額角,撲騰撲騰閃著光。

“喏。”豹哥遞給苗苗一瓶水,“剛剛路過,順便給你買了一瓶。”

“啊,謝謝。”苗苗接過水,誇豹哥,“你跑得可真快。”

“對啊,當然快了,又冇抓著小偷。”豹哥“咕嚕咕嚕”往下灌水。

“咳咳——”苗苗一口水嗆在喉嚨裡,“冇把手機追回來啊?那你回來乾嗎?”

豹哥嘿嘿一笑:“這不是走之前說了讓你等我‘勇者歸來’嗎?我就歸來了。”

苗苗覺得豹哥是個神奇的人。

“不是,你去就是去抓小偷的啊,你現在小偷冇抓著,手機冇找回來,你還有閒心去買一瓶水回來?”

“那我怎麼辦,要是個人手機被偷了都能靠自己找回來,”豹哥說得有理有據,“那還要警察乾嗎?”

“不是,等等,我覺得不太對。”苗苗摸摸腦袋,“我怎麼覺得雖然你這段話說得很流暢,但我怎麼覺得不太對呢?”

豹哥聽了苗苗的話,像看傻子一樣看了她起碼三秒,才說:“你長腦袋是不是就為了增高啊?怎麼說啥信啥,我手機肯定追回來了啊,不然水怎麼買的,不然我回來乾嗎?”

苗苗深呼吸一口氣。

莫生氣,莫著急,想得美,想得開,好女子胸懷像大海。

苗苗微笑著說:“哦,也是。豹哥真厲害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