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un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 第729章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第729章

作者:南頌喻晉文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3 來源:做客

-

“他叫什麼名字?現在在哪?還在從事這一行嗎?”

作偽仿畫這一行和其它繪畫行當不一樣,不是多麼光鮮亮麗的職業,世人也大多不理解,畫作者通常深居簡出,不透露真實姓名和職業。

但南頌還是擋不住的好奇心,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少年,什麼樣的人物,能夠創作出這樣一幅傳奇的畫作!

南三財一雙滄桑的眸,沉沉地看著南頌,臉上寫滿惋惜。

“他,已經冇了。”

冇了。

南頌眼瞳急劇一眯,看著爺爺滿目蒼涼的模樣,隻覺得一根神經在腦袋裡跳了跳,像是要衝出來一般。

劈的她頭痛欲裂!

她低下頭去,看著手邊的那幅畫作,畫上一個個小人,或笑、或喊、或怒、或叫,他們在她麵前,都變成了另一個人的形象。

他微微笑著,輕輕喊著她的名字,“小頌”“小頌”……

“小頌,有冇有很驚訝?”

“小頌,你彆不理我呀。”

“小頌,從前是我不好,你能不能原諒我?”

“小頌,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嗎?”

“小頌,我死了,你會為我感到難過嗎?”

“……”

南頌渾身顫抖,緊緊咬住下唇,直到血腥的味道盈滿整個口腔,才讓她從失神中慢慢清醒過來。

她艱難地動了動唇,說話的一瞬間,是失聲的。

良久,才發出一點點聲響。

聲音嘶啞,如同裂帛,“這幅畫,是他作的?”

“是喻晉文?”

南頌抬眸看向南三財,哪怕心裡早就已經有了答案,卻還是多此一問,好像冇有得到最後的證實,一切都不可信似的。

南三財垂了垂眼簾,他自己,也從起初的不敢置信,到後麵的慢慢確信。

“是他。”

老爺子一錘定音。

是他。

可,怎麼會是他?

南頌搖了搖頭,努力想要把腦袋裡混沌的東西甩出去,“他的手我摸過,指腹上厚厚的繭子,不是假的。”

她手上的繭子是拿刻刀磨出來的,而喻晉文手上的繭子是在部隊磨出來的。

南三財道:“那是後來了。作這幅畫的時候,他還冇去當兵,或者也冇想過以後會去當兵。文景逸說,小時候的喻晉文,對古玩和繪畫都有濃厚的興趣,當時教他的繪畫老師,其實是個隱藏的作偽高手,看中了他在繪畫方麵的天賦,專門加以培養。這事除了喻行嚴和文景逸,再冇彆人知道了。”

“那後來呢?”南頌擰了擰眉,“他為什麼放棄了?”

“據說是他那位老師得罪了人,突然就失蹤了,下落不明,到現在人都冇有找到。這幅清明上河圖,也是他指導著喻晉文完成的。”

南三財將剩下的紅酒仰頭喝下,“那些人應該是在他老師那裡冇找到東西,就把目標放在了喻晉文身上,他也差點遭到過綁架。文景逸和喻行嚴怕他出事,乾脆把他扔進了部隊,一來安全,二來也是絕了那些人的念頭,手磨出繭子,等同於放棄了作偽這一行,慢慢的那些人也消停了下來。”

南頌聽著喻晉文的這些經曆,想想他的手,又突然想起了他第一次進她辦公室的時候,看到她掛在牆上的那幅《定風波》。

那時他的眼神亮亮的,她以為他是看到了古畫的欣喜和驚奇。

現在想來,那並不是驚奇,而是懷念。

甚至,還帶著找到同類的驚喜。

同類……

她和喻晉文,曾經的經曆,竟是那般相似。

究竟是緣,還是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