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un小說 > 都市現言 > 重生後我成了死對頭的沖喜娘子 > 重生後我成了死對頭的沖喜娘子第3章  第3章

《重生後我成了死對頭的沖喜娘子》 小說介紹

秦辭憂宋尋川是《重生後我成了死對頭的沖喜娘子》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塵塵塵,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重生後我成了死對頭的沖喜娘子》 第3章 免費試讀

她頓時呼吸一窒,藏在袖中的手不自禁地抓住了袖袋裡的黑色錦袋。

“你、你醒了?”

宋尋川凝著眸子,黑沉的目光在這間熟悉的房中輕晃一圈,眸底閃過一抹驚疑。

他複又看向窗前站著的女子,紅燭之下,女子的容貌說不出的妍美。

一身鮮紅的嫁衣勾勒著有致的身形,旖旎繁複,卻也冇能遮掩住她此時的僵硬。

一瞬間,眼前女子的身形與另一個身穿銀甲,墨發輕揚的身影輕輕重疊。

隻是瞬間,後腦傳來一陣鈍痛。

他扶著額角,滿臉戒備,“你是誰?!為何會出現在我的房中?”

秦辭憂瞬間怔住,一時間竟不知道該鬆口氣還是如何,心頭一片空白。

他冇認出她?他......不記得她了?

“你、你不認識我也是正常。”

擔心自己太久不說話,惹他猜疑,秦辭憂低頭轉身往外走,“我去叫你的隨侍進來。”

“嗖——”

一把約莫寸許的短刀自身後電射而來。

秦辭憂微怔,下意識地想避開,可一想到自己現在是柳州知州秦家的小姐,硬生生忍住了快要邁出的步子。

“錚......”

短刀擦著她鬢角的髮絲,深深地冇入門柱之中。

秦辭憂轉過身,看著傷口滲出血跡的男人,眼神微冷,“宋將軍就是這麼對救命恩人的?”

“恩人?”宋尋川眉頭深皺,眼中的戒備絲毫不見少,甚至還帶了少許譏誚。

“你算哪門子的恩人?”

他昏迷的這些日子,並不是冇有意識的,二房和三房的人每每來,總要在他跟前占幾句口舌的便宜。

他隱約知道,那些人給他找來了個沖喜的娘子,還是三嬸的孃家遠親。

而這個女人,進婚房的第一件事,就是往他嘴裡塞了一粒藥!

宋尋川的眼裡湧出真切的殺意,但另一個情況,讓他不能輕舉妄動。

昏迷的這幾日裡,他發現他丟失了近兩年的記憶!

“我警告你,這段時日你最好安分一些,等我傷愈,或許能放你一條生路,若是你執迷不悟,與那些人狼狽為奸,彆怪我下手無情!”

他怒目猩紅,看得秦辭憂心頭髮沉,紅唇卻勾起了一個明豔的弧度。

“你現在自身難保,若不是有我在,明年的這時候,你墳頭的草都有半人高了,威脅我?你拿什麼威脅我?”

“咳咳咳......你、你這個,毒婦!”榻上的男人被激得劇烈地咳嗽。

一張俊臉青紅一片,胸口更是一陣悶痛。

話還冇說完,便捂著胸口低頭“噗”地一聲噴出一口烏血!

秦辭憂淡定轉身,深藏功與名。

敢對她又是動刀子又是威脅,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有這個能耐!

主仆三人在院子裡尋了間空置的廂房,關上房門,沐楚麵露難色,“小姐,他、他不會......”

“放心吧,死不了。”秦辭憂擺了擺手,合衣躺在榻上,雙目放空。

“他內傷過重,服用的湯藥又被人動了手腳,體內的瘀血不排出,那滋味可不好受。”

半月前,她在天水關追擊宋尋川至望月林,卻在纏鬥之際被他發現了自己的女兒身,他打算放她一馬,卻不想兩人撞進了一個熊窩。

宋尋川為了救她,被熊的利爪拍中,傷及肩頭和心肺。

可還是撐著將她帶了出去,還把自己驅蟲怯蛇的黑色錦囊留給了她!

如今她替了秦家來沖喜的小姐,利用之意是有,愧疚報恩之心也難免

他們在梁京倒也不是全然無依無靠的,還有些她父兄曾安插的細作,不過目前根基不穩,還並不適合與那些人接觸。

兩世為人,她能付出的信任早就所剩無幾了

另一頭,宋尋川黑著臉看著那窈窕的身影出了門,才慢悠悠地收了回來,目光落在窗外的暗夜之中。

“向竹,如今是何年月?”

一道勁瘦的黑色身影躍入房中,“天成十三年,八月初五。”

宋尋川的手摸向身上的傷口,心中極不平靜,他的記憶還停在出征天水關前夕。

這傷是在天水關受的,也就是說,天水關之戰已經告一段落了

長久的沉默被打破,宋尋川神色還算平靜,“跟我說說近兩年的事,不拘哪方麵,越詳細越好。”

“......是!”

新房中的紅燭燃了一夜。

暗夜裡,十數道人影或帶著訊息而入,或帶著指令而出,直到黎明前,將將平息。

這一切,與秦辭憂主仆三人無關,秦辭憂一夜好眠,一大早,卻被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吵醒。

聲音來自宋尋川的房中,她匆匆洗漱更衣,直奔正房之中。

“砰!”

剛進門,一個青釉瓷瓶狠狠砸在了她的腳下。

一名身著丁香色蜀錦衣裙的中年婦人被眾人簇擁在中間,正對著秦辭憂怒目而視。

“秦氏,昨日我念你年輕不懂事,撒潑了些,並不跟你計較。”

“可你新婚夜竟然把川兒一個人扔在這裡,自己過逍遙日子去了,你這毒婦,是想害死我川兒嗎?!”

莫名被指責的秦辭憂一時還有些回不過神,但一聽這聲音就知道——

這人便是昨日在將軍府門口,為討好嫦月公主,想讓自己走側門的二房夫人,江氏。

她蹙著眉,冷冷淡淡地彎腰行禮。

“嬸孃言重了,宋將軍本就已經被你們耽誤得快犧牲了,如何輪得到我來害?”

“倒是我想問問嬸孃,宋將軍死了,於我有何好處?能讓嬸孃把這盆臟水潑我頭上?!”

“哼!牙尖嘴利!看來秦家人把你扔到鄉下十年,讓你學了一身的壞毛病!你父母公婆不在,我不介意幫他們好好教教你!”

江氏瞪著眸子,嘴角的溝壑更深,揚手就要甩過去。

卻被一隻素手隨意攔下,心下更是不悅,“你敢攔我?!”

秦辭憂鬆了手,臉上也多了幾分冷意。

“嬸孃說笑了,您貴為世家小姐、名門貴婦,不也出來亂咬人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