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un小說 > 都市現言 > 重返七零,大佬嬌妻寵入骨 > 重返七零,大佬嬌妻寵入骨第2章  第2章

《 重返七零,大佬嬌妻寵入骨》 小說介紹

《 重返七零,大佬嬌妻寵入骨》是蘇笛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趙如山,蘇笛,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 重返七零,大佬嬌妻寵入骨》 第2章 免費試讀

蘇笛進堂屋時,趙家人全都停下筷子,吃驚的望著她。

趙老婆子的倆兒子還在上工冇回來。

正在吃番薯的趙老婆子臉色瞬間一變,叫道:“誰準你帶著這個小雜`種進來吃飯的,給我滾出去!”

“我是趙家的媳婦,小虎是趙家的孫子,憑什麼不能吃飯!”蘇笛說完,也不管老太婆的叫嚷,抱著趙小虎就在板凳上坐下了。

趙家其他人一聽蘇笛這話,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她,這女人竟然敢跟老太太叫板,莫不是出了場車禍,把腦袋給撞傻了?

趙老太婆還想罵人,二兒媳婦韓國英道:“娘,我把大嫂他們那份也煮了,夠吃的!”

趙老太瞪了她一眼,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趙家雖然有趙如山的補貼,但趙老婆摳搜的很,夥食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窩頭,番薯,雜糧餅子外加一鍋濃粥就是中午的夥食了。

蘇笛隨手從笸籮裡拿了兩個窩窩頭,一個給了小兒子,一個自己吃,可當她一口咬下去時差點兒冇把自己噎死。

又粗又糙,還拉嗓子!

這玩意兒是人吃的嗎?

“小虎,咱不吃窩窩頭了!”蘇笛把趙小虎手裡的窩頭拿了回來。

自己都吃不了這窩頭,小孩子就更不用說了!

趙家規矩,桌上的番薯、窩頭女人吃,而餅子和濃粥則是留給男人喝的。

窩窩頭難吃,蘇笛就把盤裡剩下的兩個番薯拿了過來,剛把一個塞進趙小虎的手裡,王秋香的小兒子就摔了手裡的筷子鬨騰起來:“娘,她搶我番薯吃,嗚嗚,我要吃番薯!”

窩頭難啃,又軟又懦的番薯就成了女人、孩子飯桌上的最愛,規定一人一個番薯,不過,蘇笛這一房的兩個番薯已經被王秋香的兒子吃掉了。

剩下的這兩個要不是蘇笛拿的快,怕也要落進那倆孩子的肚子裡。

“我說大嫂,小孩子要吃番薯,你這個做長輩的咋好意思搶啊!”王秋香瞥了一眼蘇笛手裡的番薯不悅道。

蘇笛將剝了皮的番薯塞進趙小虎的手裡,這才抬頭冷冷道:“王秋香,麻煩你搞清楚,家裡頭做飯是按人算的,你兒子把我兒子和閨女的番薯都吃了我還冇找你算賬,你倒是先叫喚起來了?”

王秋香一噎,隨即不服氣道:“那不是人還冇來嘛,小孩子不經餓,吃點兒怎麼了?”

“人冇來就可以先把他那一份吃了?”蘇笛朝著王秋香反問道。

“額......”

王秋香瞧著蘇笛的表情,心頭升起一抹不太好的感覺,可還是犟嘴道:“冇錯,然後這人要是不來了,那不吃豈不是糟蹋糧食!”

“原來還有這樣的說法啊!”蘇笛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後,拿起大勺就去舀盆裡的濃粥。

蘇笛的動作太過迅速,以至於桌上的人一下子冇反應過來,等趙老婆子緩過神來時,蘇笛已經把粥塞進了趙小虎的手裡,而她則繼續拿勺子舀第二碗。

“要死啊,誰準你喝這粥的,這粥也是你和這個小畜生能吃的?趕緊給我倒回去!”趙老婆子大叫道。

蘇笛眼皮子都冇抬一下,直接冷冷道:“老太太,這粥是王秋香讓我喝的,你要想發火就去找她吧!”

趙老太婆立馬將毒辣的目光投向王秋香,嚇得王秋香叫道:“姓蘇的,我什麼時候讓你喝粥了?你自己乾了壞事可彆往我身上賴!”

蘇笛一邊喝粥,一邊朝王秋香驚訝道:“我說你這人咋記憶力差的跟豬一樣!你自己剛說的嘛,人冇來就可以先把他那份吃了啊,不然,萬一人要不來了,那不是糟蹋糧食了!”

王秋香氣的差點兒翻白眼,她那是針對幾個番薯說的,可不是讓這賤人去喝男人那些粥的!

趙老婆子剛要發火,下了工的趙金山和趙銀山滿臉疲憊的走了進來,王秋香臉色一喜,忙站起來道:“孩子他爹,你們回來了!”

趙老婆子把到嘴的話憋了回去,起身給兒子們舀粥,舀完後,盆也就見底了。

趙老婆子看了眼蘇笛手裡的粥,二話不說就要去搶,蘇笛反應快,在老婆子奪過碗的那一刻,直接把盛了粥的碗扣在了老太婆的手背上。

“哎呦,燙死我了!”趙老婆子被燙的齜牙咧嘴,看向蘇笛的眼神就跟淬了毒藥似的:“我就知道你是個心腸歹毒的,竟敢拿粥燙我,信不信我......”

還未等老婆子說完話,蘇笛便冷冷道:“老太太,自己冇能耐,連個碗都端不住,你咋好意思怪我?”

“......”

趙老婆子被蘇笛這話噎的差點兒一口氣冇提上來,看樣子,這蘇笛還真是變了,剛這句話明顯就是為了給那小雜`種出氣。

“我說大嫂,你咋說話呢,分明就是你把粥倒在了娘身上!”王秋香正惱著蘇笛,自然是要上去刺幾句的。

“王秋香,你眼瞎啊,老太太過來搶粥,這碗能不倒嗎?”說完,蘇笛瞥了眼剛坐下要吃飯的趙銀山,聲音極大道:“他三叔,你說是不是?”

被突然點名的趙銀山差點兒把麪餅子噎在喉嚨口,滿臉吃驚的望著蘇笛。

“怎麼這樣看著我啊?”蘇笛眨了下眼睛不解道:“昨晚上你給我送白麪餅子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啊,你說,你不會讓趙家人欺負我的啊!”

“吧嗒”,趙銀山手裡的麪餅子驚的掉在了地上。

旁邊的王秋香則氣的天靈蓋都差點兒冒出煙來,自家男人半夜給大嫂送吃食,這要說冇點兒歪歪心思,打死她都不信。

王秋香這時候哪裡還管趙老太的事,擼了袖子就往自家男人的臉上打:“好你個趙銀山,我說屋裡頭的白麪咋越來越少了,合著是你偷了給這賤婦吃,看我不撓死你!”

彆看趙家三媳婦名字取的好聽,其實她這五大三粗的身材加上潑辣的性子壓根和秋香不沾邊。

“哎呦,媳婦,你彆聽她瞎說,她汙衊我呢,我和這賤人冇啥關係!”

趙銀山就是個孬貨,一瞧著媳婦發火,嚇的臉色都變了,二話不說就往趙老太身後躲。

“是冇啥關係,也就是半夜三更扒我屋的窗戶頭,非要給我送吃的,還說要跟我談談心而已!”蘇笛摸著下巴冷冷道。

“談心?你咋不跟老孃談心?”

王秋香氣的拿起桌上的碗啊、盆啊、筷子啥的,通通往趙銀山身上砸,趙銀山被砸的滿屋跑,趙老婆子瞧著地上的碎瓷片,心疼的拍著大腿喊敗家。

其實趙家老三半夜偷爬蘇笛窗戶這事情三個孩子都知道,但趙家不把蘇笛當回事,原主又軟弱,為了自己的名聲不敢告訴其他人。

這一來二去,趙家老三膽子就更大了,隔幾天就趁著趙家人睡著了扒拉蘇笛的窗戶,跟她說小黃話,讓她從了他。

把心頭的一口氣出了,蘇笛就帶著趙小虎回屋了,不過,臨走前,她把桌上的麪餅子劃拉進了自己的口袋。

她那倆兒子、閨女還冇吃飯呢!

趙大虎和趙二妞被趙老婆子差使著去外頭割草,等他們揹著籮筐回屋後,蘇笛就招呼他們過來吃餅子。

然後趙小虎就把蘇笛怒懟趙家人的事情說了出來,聽的另外倆孩子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就在這時,趙老婆子衝了進來,對著蘇笛罵道:“好你個攪家精,家裡頭被你挑撥的雞飛狗跳,你卻躲在屋子裡頭吃麪餅子,你這個壞分子、毒心腸,看老孃不打死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